沉年年年年

这儿沉年,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
随缘产粮,随缘填坑 (俗称懒癌

一人之下/九州/楚留香/魔道/杀破狼/全职/镇魂
目前待的坑如上
正在沉迷小师叔的美颜

杂食,不吃np 偶尔吃拉郎或邪jiao
吃的cp大多数可逆,洁癖党慎入

目前主磕齐风
不是刀子精,渴望发糖

日常吐槽多有打扰
谢谢观看(◦˙▽˙◦)

【齐风/论坛体】818历史系的狗男男


大学paro

华山=历史系 武当=数学系

历史系教授 楚遗风 枯梅

数学系教授 萧疏寒

论坛体

设定非常不严谨

没有马甲的都是路人甲√

有微量楚萧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з」∠)_






818历史系的狗男男

1L

众所周知,数学系上至教授下至学生全都给里给气,并且越给越强

可是楼主我发现,给里给气的不止数学系,还有历史系啊!!!

2L

论坛不是还有楚教授和萧教授的同人文吗……

3L

楼上别提楚萧了好吗,楚教授落地成盒好多年了

4L

哈哈哈落地成盒这个梗是绕不过去了

5L

说回正题,我今天要8的就是历史系的齐无悔和风无涯!!!

6L

前排吃瓜

7L

emm八卦区版主就是历史系的云飞卓学长吧

8L

楼主有背景,不怕的:P

9L

正式开8啊

首先声明,楼主历史系,希望认识的人不要扒了我的马甲

10L

齐无悔和风无涯关系好,众所周知,以前的我一直以为他们俩就是真钢铁直男的兄弟情

后来我发现,狗屁兄弟情,这是爱情。

11L

哈哈哈哈哈哈兄弟情

12L

我们表面上说那是兄弟情,其实我们都知道,那是爱情

13L

有天晚上,我和朋友晚上出去吃烧烤。我们在那吃,隔壁桌来了两个人,就是风无涯和齐无悔。服务员拿单子来问他们要点什么,齐无悔看都没看就报了几个,语速之快与熟练让人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练过几百遍。风无涯没点,服务员就走了。

然后烤好了服务员端上来,齐无悔自己没动,先一个劲儿地给风无涯夹菜,风无涯也都笑着吃了。俩人在那聊天,说论文的事,齐无悔直勾勾地盯着风无涯看,都不带眨一下眼睛的。电视剧电影里的反派想把主角生吞活剥时候也是这种眼神,但是齐无悔那个眼神,怎么形容,那真的是勾魂入骨,我要是被他看着,真得有一种被脱光衣服的感觉。

还有风无涯的笑啊啊啊啊,虽然风无涯平时也经常笑,但是那个笑和平时绝对不一样啊。风无涯平时的笑虽然很温柔,但总是带着一种恰到好处的距离感,有种难以察觉的疏离。但是他对齐无悔的那个笑,我的天,我贫瘠的文字根本无法描述出万分之一。如果说风无涯平时的笑是春风拂面,那他对齐无悔的笑就是春风入怀啊!一个稍纵即逝,抓不住;一个轻柔动人,长留存。

14L

感天动地兄弟情

15L

天,脑补一下感觉真的好gay啊

16L

毕竟数学系和历史系常年有搞基的出现……出对内销不稀奇

17L

gay也是会传染的?

18L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19L

还有,齐无悔和风无涯导师不是号称铁仙姑的枯梅吗,非常严

风无涯几乎不犯事,所有他犯过的事都是齐无悔带着的:)

20L 片冰剑

是的

有回过年,我们几个熟的一起在学校广场上放烟花。齐无悔他们俩不见了,我们当时也没注意以为他们俩去别的地方玩了。后来枯梅教授发现他俩在文学院旁边那个池子放烟花,把一池子水都弄成乌七八黑的颜色,大晚上没灯的时候乍一看还以为就是块普普通通的地,罚他们写了十篇论文。

21L

惊现版主

22L

版主不会删帖吧?

23L 片冰剑

没事我就看看,你们继续

24L

齐风齐风,越看越gay

25L

其实感觉还挺惨的,毕竟枯梅教授的论文要求是出了名的魔鬼级别,还要写十篇。我觉得我一辈子也完不成

26L 折梅手

其实,习惯就好

27L

相比起来同系的楚遗风教授简直就是天使啊!还可以舔颜!

28L

楚遗风的颜粉和萧疏寒的颜粉一样无处不在

29L 清风不解意

……

30L

乌七八黑哈哈哈难以想象

31L

而且他们俩不止于此!我上次去他们寝室找燕无回,门没锁,我敲了门就进去了。

你们知道我一进去就看见什么吗!!!

32L

看见了什么!

33L

楼上上不要吊人胃口啊啊啊

34L

求后续!

35L

好好奇到底看见了什么

36L

我一进去就看见风无涯靠在齐无悔的肩上,齐无悔还搭着他的肩

就那种类似拥抱的动作你们懂吗!

本来好好的坐着突然有人的手搭在肩上,接着被强行拖入怀中,那人气息温暖,热烈似火——就这种感觉啊!

本来两人神情都很放松,齐无悔他一听到推门的动静立刻看了过来,那眼神跟我偷窥他媳妇一样,恨不得马上把我给削了

37L

偷窥媳妇,没毛病

38L

我觉得齐师兄真的干得出来削人这种事

39L

而且齐无悔不是剑术社的么?

40L

我想知道36L是怎么活着出来的(:з」∠)_

41L

回复40L 顶着齐无悔杀人般的眼神出来的

42L

心疼楼上

43L

实不相瞒我们历史系都觉得他们是一对

一人血书齐风领证,九块钱我出了

44L

两人血书

45L

三人血书!

46L 片冰剑

五人血书

47L

我实名血书!跪求齐风结婚吧!

48L 无回剑

……

49L 无回剑

@片冰剑 你给我解释一下?

50L

woc惊现本尊!

51L

大师球!

52L 片冰剑

回复49L 哟,齐师兄好啊

53L 片冰剑

不就是那回事吗,咱们就敞开了说呗

54L 无回剑

……

你给我等着,老子现在就去打爆你的狗头

55L

好好奇是什么事啊……

计划一下,先写论坛体齐风,然后王方王……还有坑底原创
啊……颓废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王方王】锦衣绣春 03

*锦衣卫设定
*非明朝背景,架空历史
*双向暗恋
*本章进入回忆杀
*祝您食用愉快,谢谢

02


       王杰希来不及多想,将那名暗哨一刀毙命便绕路赶往后山。后山布防要严密得多,王杰希一路过去堪称是十步一杀人,后山的火光越来越近,喊杀声也渐渐大了起来。那些喊杀声嘈杂无比,将其余所有的声音都混合在一起——无论是方士谦的还是其他人的。

       他潜行到火铳手们的背后,没有急于行动,先是观察阵型。确认无疑后,王杰希突然暴起,一刀横劈在他身前那名火铳手的右肩上,接着膝盖一顶,夺过他手上的火铳。周围的人反应过来后立刻将自己手中的火铳掉过头,对准这名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锦衣卫。王杰希一手绣春刀一手火铳,掩护着自己冲了过去。

       他正要接近那些火炮,一点枪火突然擦着他脸庞飞过。这一枪及其精准,发射者在发射时就已经预估好了一切:包括王杰希的意图和行动。只有这样才能如此分毫不差。王杰希用余光一瞟,不出意外地瞟见稍远的山坡上站了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她手中的火铳兀自冒着白烟,随风摇曳。

       在火器上几可与南镇抚司周泽楷并称的苏沐橙。与叶秋关系匪浅。

       王杰希认识她。

       喻文州给的消息足以证明江南布政使被害绝对是有人栽赃叶秋。那今时今日出现在此地的苏沐橙又该作何解释?

       王杰希一脚踢开前方的火铳手,顺便送他下去看自己死去的兄弟们。几名火铳手纷纷射出一枪,都被他弯腰躲过。接着他以火铳给自己打掩护,以绣春刀撕开了一个缺口。王杰希冲出去之后一个翻滚,正要反手打火炮,苏沐橙突然对他喊道,“王队。”

       王杰希的手指离彻底按下扳机只差一点儿,来自山坡的星火却在更快的一瞬间接触到了火炮,那些山匪们脸上惊恐的表情,他们迫切地想后退,却来不及了。火焰犹如盛开的红莲,一下子将他们吞噬掉,骨肉烧成了灰烬,风一吹便四散各方。

       灰烬被风吹到王杰希的脸上,带来一种细痒的触感。若是他死了,想必也是这样子的一团黑黢黢的玩意儿。

       他不追求精致地活着,但也不追求狼狈地死亡。

       火舌吞吐,顺着山间草叶向他这边蔓延来。王杰希将火铳往腰间一别,向前跑去。他左手抬着一架诸葛弩,踩着弩箭爬上山壁。山壁上长了一棵松树,不知是怎样的劲力才能生长出如此遒劲的枝干。王杰希将刀一插,接力站在了上面。

       他望了眼下方,火焰弥漫四处,无论是人还是草木都逃不开火焰的侵蚀,悉数沦为灰烬。煊赫的火光映照些四周的无言山石,恍如地狱深处灼热骨血的业火。

       王杰希咬咬牙,不再往下看。他顺着藤蔓一路攀岩,最终到了山顶。

      “王镇抚!”刘小别看见他立刻便叫道,“我和一帆已经探查过,山上的水路中有一条暗河,路线错综复杂,不知通向哪里。山匪遇到过一些,但没有找到他们的老巢。”

       王杰希点点头,问“你们可曾见过方士谦和高英杰?”

      “不曾。”刘小别摇头。

       王杰希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苍白之色,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灰飞烟灭。他稳了稳心神,下令道,“让所有锦衣卫即刻搜山!”

       “是!”两人听令,迅速沿路下山去了。

        乔一帆没走远,悄悄回头看了一眼王杰希。他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太对,之前喻文州也搜查过,没有什么大发现,山匪老巢的入口几乎可以肯定是在他和刘小别发现的那条暗河中。他能想到的事,王杰希没有道理想不到,他为什么要下一个多耗力气的命令?

       乔一帆一直没想明白,只好把这个或许永远没机会问出口的疑惑压在心底,跟上前面的刘小别。

       王杰希为什么下令搜山?

       这个问题恐怕他自己也很难回答。

       方士谦和高英杰的死亡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可他王杰希偏生不愿放弃那点渺茫的希望,要去试一试,撞得头破血流才肯回头。

       他站在原地那样想着,一些纷杂的回忆突然从脑海中蹦了出来。

       方士谦是王杰希的前辈,他初入锦衣卫,是由方士谦领头接的任务。那第一个任务,就是抓捕朝廷重犯,陶行。

       陶行是谁,王杰希在这之前闻所未闻,他也不需要知道这些。锦衣卫是皇帝手中的一把刀,一把为他铲除异己的刀。如果这把刀知道了某些他不能知道的隐秘,他便会反过来成为刀下亡魂。

       方士谦时任百户,王杰希是他手下一员。当时陶行逃到江南的一个深山老林里,大家谁也不认路,方士谦也是心大,就说那这样吧,我随便点几个人,咱们一起跟进去,到时候死了也能有个伴,黄泉路上不孤单。剩下的人咱就爱来的来吧,生死自负。

       他往人群里一瞟,笑着指了指王杰希。“那个小伙,对,没错就是你,来吧。”

       后来王杰希和他喝酒,方士谦喝醉了,笑嘻嘻地说你知道那回我为什么第一个点你吗?

       王杰希还没说话,他先自答道,哎呀,还不是看我们小队长那一双与众不同的大小眼,实在标志极了。只看了一眼我整个人就魂魄颠倒咯。恨不得马上就抱着你,天地为席来一场翻云覆雨颠鸾倒凤。

       王杰希一开始把这句话当了真,听到后面便知道又是这人骨子里不正经的脾性在作祟。那点好不容易才浮起来的绮思又慢慢沉到心底。

       包括王杰希在内的几人跟着方士谦进了林子,各自都把手扶在刀柄上,时刻警惕着。林子里寂静无声,连兽吼虫鸣都听不见,仿佛下一刻就会从哪儿冒出一个枉死鬼似的。

啊啊啊望兮小传里那个人到底是谁啊啊啊
请喝大红袍,送萧,去了明月山庄,给人安宁的感觉
啊啊啊我要疯到底是谁

七剑旧事几人知 (一)

*华山少侠第一人称视角,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少侠并不是主角

*时间线在游戏剧情尘埃落定以后

也就是说这个少侠是第三代七剑的下一辈

*按原著走枯梅死后华真真继承掌门的剧情,私设齐无悔重回华山
管他官方怎么浪,我就私设满天飞√

*本章主要是齐风

*其实桃花扇是清代作品,用在这里主要是个人很喜欢桃花扇(:з」∠)_

五月廿十,我终于得了师父的允许,下山历练。

一下山,那可真是神清气爽,快活似神仙。在山上,啧啧,那可是苦得不行。高师叔每天监督练功,走神了就得狠狠挨一顿罚。除此之外还要被华师叔和谷师叔压榨,兜里连个铜板都没有!

说起这个我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下山前,在山门的时候师父突然叫住我,我还以为他是有什么事,比如来个深情款款依依不舍的告别什么的,要说什么感人肺腑的话我都打好了腹稿,眼泪也已准备就绪,万万没想到他叫我过去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徒儿,本来为师准备把我积攒多年的私房钱交给你的,没想半路被谷师姐劫走了。我也要不回来。你下山后就自力更生吧。”

一想到那个钱,我的心就忍不住滴血。

谷师叔怕不是个人形貔貅吧!

由于穷,我只好来金陵卖艺。

你问我为什么中原比金陵近为什么我要舍近求远来金陵?

因为金陵车费便宜啊!

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车费便宜,但是能省的为什么不省啊?这可是我们华山一贯的优良传统!

在金陵卖艺的第一天并不顺利——我遇见了找茬的。

有人找茬并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但是这个找茬的人非常奇怪。他身穿一袭破旧白衣,背负玄黑剑匣,腰悬两柄长剑,看架势有点像个卖剑的。他头上还戴了个斗笠,这是他全身上下除了剑匣和剑之外唯一完好无损的东西——尽管他身上也没有多少东西。斗笠压得极低,我看不清他的面容。

“你是华山派弟子?”他问。

“是啊,怎么了?”我想了想,华山应该是没什么敢在金陵城内闹事的仇人吧?

“哦,那就行。”男人的手压在他腰间两柄长剑的剑柄上,刹那之间长剑出鞘!我来不及避让也根本无法避让,两柄剑完全挡住了我所有闪避的方向,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锋逼近。

剑锋贴着我的脸划过,斩断了一根头发。他慢悠悠地收回剑,说,“你小子不行啊。”

你两把剑我才一把能比得上吗。

不过这话我没敢说出来,毕竟他看上去还是不好惹的。

“那是你太厉害咯。”

他轻声笑了笑,瞥了一眼我的佩剑。“你是谁的弟子?”

“家师云飞卓。”其实我不太想承认。说实话要是有这么个师父谁会愿意承认啊!逮着人就问要不哪天把你心上人带来我们瞧瞧,你到底是华山七剑还是华山月老啊!更何况月老也没有你这么勤奋吧,你这么勤奋把月老的生意都给抢了知道吗?

“原来是云……云飞卓。”他恍然似的点头,“他现在还是逢人便要他哪天把心上人叫来听雪楼看看吗?”

“……是。”

卖剑的拍了拍我的肩,“咱们酒楼聊。”

有便宜为什么不占,我便跟着他一起进了酒楼,他十分熟练地点了几碟下酒菜和酒,看上去大概是这家店的常客。

“枯梅大师死后,继任掌门的是华真真吧?门内无人反对么?”

“听师父说是有的。不过一来掌门师叔武功高强,二来有齐师叔出面,最后还是很顺利的。”

“齐无悔?”卖剑的语气中有一丝意外,“他终于肯回华山了?”

“啊?我不清楚。”我确实不清楚他这个终于肯回华山是个什么意思,不过我很愿意了解。人的身体里都是有八卦魂的。

“料你这个小辈也不会知道,”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我总觉得他对我翻了个白眼,“我今天心情好,就跟你说说。”


齐无悔,曾经的华山七剑之首,无回剑。

风无涯,华山七剑之二,风月剑。

师兄弟两人关系甚笃,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那年二人奉师命下山,来到金陵。当年楚遗风那一代华山七剑下山,可谓是轰动一时,掷果盈车的光景自是不消说的。如今的华山今非昔比,但师兄弟二人走在街上犹有女子频频侧目。

齐无悔看着那些女子一个个都对风无涯暗送秋波,心生烦闷,拉着风无涯便往别处走。

风无涯一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便问,“师兄这是作何?”

齐无悔冷哼一声。

风无涯眨了眨眼,确实不明白齐无悔哪儿又不爽了。不明白缘由也就无从解决,他也拿不出办法,只好指了前面一家酒肆,期望能转移齐无悔的注意力,“师兄,那前面可有一家酒肆。”

齐无悔哪里会不知道他的想法,觉得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生无理由的气确实没什么意思。遂同风无涯一起进了酒肆。

酒肆隔壁是家茶楼,戏台子上悠然唱着一折桃花扇,歌声透过墙壁,模模糊糊地传到酒肆里。

“想当初我与卿在秦淮河岸边,朝看花夕对月常并香肩——”

齐无悔本着避免谷潇潇回头又数落自己的原则,只买了黄酒。店家将酒给他,他将酒拿上,有些遗憾地道,“说起来还是师弟酿的酒好喝,我喝过这么多酒,没有一个能比得上。”

“师兄谬赞了,”风无涯笑了笑,“我酿酒也就是闲暇时随手为之,要真与那些名家相较是必然甘拜下风的。”

齐无悔没否认。可他想,就算那劳什子的掷杯山庄掷球山庄,酒酿得再好,因为酿酒的人不是那一个,终究是少了几分味道。

那少的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味道,齐无悔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反正那个味道是让人很开心的,就像他每次看到风无涯的笑一样,那上扬的嘴角仿佛有某种未知的魔力,一下子催生了他心底那颗名为心动的种子,顷刻间便跨越了发芽到成长的过程,不多时便长成郁郁葱葱的一片森林。风拂过时树叶碰撞在一起,簌簌作响,响彻心间。

“度甜蜜祝偕老谁不艳羡。”

两人并肩走出酒肆。路旁桂花正盛,幸而桂花即使是开到极盛处也只有一小个花朵,不至于灼了人眼。但那花香却太盛,无孔不入地往人鼻子里钻,想来桂花的花朵之所以如此之小,这出尽风头的花香恐怕脱不了干系。

华山上没有桂花。毕竟华山终年飘雪,是个苦寒之地。齐无悔二人少年时还曾捡过一只蛇带回山上,然而不知道是因为气温太低冬眠了还是冻死了,没多久盘成一圈,那条蛇后来被贡献给了柳圣学,做了蛇胆酒。因而两人能见到桂花的时节不多,毕竟不是每回下山都恰巧是桂花开放的时节。

风无涯仰头看着桂花,金灿灿地小花朵倒映在他眸中,是极好看的风景。阳光穿过桂树的枝桠洒在地上,宛若流动的碎汞,他的眉眼被度上了一层柔光,朦朦胧胧地能看出一点笑意,那笑意融化了华山积年冰雪磨砺出的棱角,碎冰下流淌出一江温柔的春水。

齐无悔觉得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嘎嘣一下碎了,碎片中的分分寸寸都开满了烂漫山花。

人间几番风月,都抵不过这一人温柔眉目。

他无意识地摸了摸鼻子,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走近。他伸手越过风无涯,信手折了枝繁花锦簇的桂花,往酒坛子上一扔。

“走,师弟,咱们回山。”

风无涯好像看出了什么,偏头轻轻笑了一声。

二人并肩在金陵暮色下越走越远。

“总以为是小别离携手重见……”茶楼里的戏子兀自咿咿呀呀地唱着那一出戏,“想不到成永诀相隔人天,再不能与香君相爱相恋。”

“空对着堂前画此恨绵绵,此恨绵绵——”

少年载酒买花的时光匆匆过去,一场争执突如其来。风无涯身受重伤,齐无悔离开华山,江湖虽大,不知何时是相逢之日。

也许当年两人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可事已发生,无可挽回。人生不可能永远止步一处,总有这样多那样多的事情推着人不断向前,情愿也好,不甘也罢,人们不得不将往事收藏,再从狰狞的旧伤疤中生出一副坚硬的盔甲,收拾收拾,踏上新的荆棘路。纵使过往种种纠缠不清,人们也只好背负着自己犯下的错误与后悔不断前行。

“原来齐师叔和风师叔之间还有这样的往事,”我惊奇地道,“难怪苗剑师叔常说二位师叔之间的事不是我们这些小辈间能懂的。”

“我看你现在也没懂。”卖剑的狠狠给了我一个爆栗。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一拍桌子,同样狠狠地叫道,“没事儿就打人!”

他非常不屑地“嘁”了一声,又非常臭不要脸地道,“我可是你师叔。”

“屁咧,你要是我师叔,我就把头输给你。”我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华山上下几百号人,我不说人人都认识,起码看着面熟。这么个戴斗笠又挂着两把剑的怪人我要是见过绝对有印象。

“你小子还真是目无尊长。得,我也不跟你计较,”他大手一挥,“结账吧。”

“结账?”

“不然呢?难道你要吃霸王餐?”

“不是你请客吗?”我瞪大了眼珠,感觉受到了欺骗。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请客了?”卖剑的语气中充满了莫名其妙。

我和他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喊道,“老板,他结账!”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上为了买酒花了很多银子被谷潇潇师叔发现时的速度玩命狂奔。

想当初我与卿在秦淮河岸边,朝看花夕对月常并香肩
度甜蜜祝偕老谁不艳羡
总以为是小别离携手重见
想不到成永诀相隔人天
再不能与香君相爱相恋
空对着堂前画此恨绵绵 此恨绵绵
以上几句均出自越剧《桃花扇·追念》
这里用主要暗喻齐风两人曾经并肩携手 恩恩爱爱 ,后来因齐无悔重伤风无涯而江湖偌大却不再相逢

我现在看着太太们画的神仙昆仑君,根本无法和剧版的突厥王子重合在一起(:з」∠)_
完了

翻到一张古早截图
“失去挚爱”
写楚萧的笔蠢蠢欲动
不写cp向也可以狠狠地虐一把萧掌门
“失去挚友”“失去同袍”毕竟他都占了

和幽扶摇商谈好感度+1
念诵好感度-1
随手马一下,写沧海或者云梦的时候说不准会用上

tag一篇死寂……
有没有太太愿意和我扩列啊qwq
咱们一起产粮啊(:з」∠)_
为安利更多人磕齐风而奋斗(:з」∠)_
占tag致歉